合法饿党@废话太多被扔了出去

这男人真难画(躺

发不出来(笑)

暗中观察. jpg

 给 @甘楽不高兴 的头像~   

小拇指不是没画只是不在画面里啦

闪现送头像的其中一张,给 @一二三起来! 的

八曲君表示希望我画得开心点,我也确实画得很爽hhhhh


那么下次闪现又是什么时候呢

看到摸鱼就知道我又开会了

点我看旧设安小论文

有心情就摸个布哥

趴床上画画好多bug啊

老福特你再限流祝你喝的每杯奶茶里都有酱油

一则关于雷狮精神体的讨论

一则关于安迷修身体敏感度的研究报告 不是姐妹篇,你们想错了嘎嘎嘎嘎嘎嘎嘎

6k一发完,狗血沙雕原著向,显而易见地化用了哨向元素,有雷安雷要素,有雷安雷要素,有雷安雷要素,请注意避雷,OOC严重,谨慎阅读

BGM=The Waiting-Kevin Rowe

说出喜欢往往只需要一个契机。

 

00

两天前,裁判长丹尼尔神秘兮兮地向大家宣布新一轮比赛里大家可以拥有自己的精神体,至于原因可能是创世神觉得天天看着活人互相拼杀不够有趣,或者是创世神长期沉迷宝○梦希望大赛每个人都向成为金牌训练师努力。不过雷狮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设定很眼熟。直到宣布新一轮比赛规则的时候看见显示屏里自家老大那张兴奋得嘴巴咧到面具边缘的脸,才想起来这不是雷家老大私藏的不知名垃圾小说里面常常出现的设定么。你问雷狮为什么知道,雷狮拒绝回答。

 

精神体就是每个参赛者性格和精神世界的反应,绝大部分都是动物形态。如果操控得好,精神体可以直接对其他参赛者造成不可逆的精神损伤,这无疑是给大赛的玩法又增加了一种可能性。大部分精神体的外表和主人的性格气质非常相称:那边格瑞端坐在凹凸大厅的台阶上,腿边卧着一匹雪白的冰原狼,拥有着和主人一样的紫色眼睛。一人一狼散发着同样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场,虽然格瑞只是撑着一张冰山脸当一个安静喝着旺仔牛奶的美男子,方圆十米依然没有人敢接近。那边闹成一团的黑色山猫、浣熊以及三只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小仓鼠显而易见是格瑞那几个跟班的精神体了。雷狮翻身坐在二楼阳台的栏杆上看着这一切,阴着脸将手里的汉堡咬得咯嘣响。他想着大赛第二的精神体已经这么难搞,那本身就足够强大的嘉德罗斯拥有了精神体简直是如虎添翼,所以当海盗头子看见那个九岁小孩说着“哪个渣渣抢走了我最后一个限量鸡腿堡”骂骂咧咧地从快餐店走出来,身后真的跟着一头长着翅膀的老虎的时候,选择将手里啃到一半的鸡腿堡往那颗菠萝头上砸去,并且在大赛第一爆炸前的0.01秒大摇大摆地撤离现场。

 

对了,扔之前雷狮还记得把汉堡里的鸡腿肉先挑出来吃掉。 

 

凹凸大赛里要论狂,他雷狮雷大爷一定排在年度最拽参赛者名单前三甲。按理说只有弱鸡才会八卦其他人的精神体,他雷狮那么在意别人的精神体所为何故?

 

因为,他的精神体是一只海星,蛋黄色的。

 

雷狮觉得要么是创世神嫉妒他的机智与帅气要么是他老哥在背后搞鬼,否则命运不会给他开这种玩笑。领取精神体那一天,雷狮看着帕洛斯的双头蛇、佩利的黄色藏獒(居然不是哈士奇,帕洛斯os)以及自家弟弟的安第斯神鹰的时候,信心满满地认为自己将会得到一头美洲狮或者同等凶猛的动物。然而。海盗头子看见自己精神体那一刻卡米尔开始沉默,佩利开始流泪(笑的),帕洛斯掏出终端拍照准备转发。雷狮嘴角邪魅一勾,举起小锤锤将佩利抡到空中化成天边一颗流星,他的精神体嗷呜一声屁颠屁颠地跑去追了,这让雷狮想起小时候在宫里和他玩飞盘的宠物狗。帕洛斯本人则被雷教授电成爆炸头,连续几天有参赛者看到帕洛斯的暗使都吓得屁滚尿流纷纷奔走相告说凹凸饭堂里那些焦掉的西兰花成精了。

 

卡米尔睁着他深邃的蓝色双眼,波澜不惊地望着自家哥哥,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差将“大哥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追随你”写在脸上。到底是十几年兄弟情,雷狮欣慰地走向他亲爱的弟弟并且一手拉下了对方的围巾,然后看到卡米尔用上排牙狠狠咬住下唇,以为卡米尔突然变成龅牙雷狮也慌了,两秒钟后冷漠地发现原来卡米尔在使劲憋笑。

 

想到这里雷狮更加气了,好巧不巧角落里转出个安迷修,看那个傻子骑士手里抱着一纸袋打折面包抖着呆毛嘴里哼着不成调的《骑士命》一副陶醉的样子,海盗头子甚至能看到这个不到一米八的男人周身空气里开着的小fafa。被恶心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海盗选择堵住这个意气风发的傻子,没想到对方非但没有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召唤出双剑来讨伐他这个恶//党,反而很耐心地问雷狮有何贵干,甚至在让雷狮滚的时候还用上了敬语。

 

海盗心里一咯噔,莫非安迷修有马了?

 

 

01

安迷修最近心情很是不错,他在面包店柜台付完积分后故意将一个粉红色的玫瑰慕斯蛋糕落在柜台上,当排在他身后的小姐姐追出门口说先生您的玫瑰慕斯蛋糕的时候最后的骑士等的就是这一刻。他立马180度转身一个标准丁字步并且嘴角扯起迷倒万千少女的笑容,压低声音深情地说:“不,美丽的小姐,在下认为这个蛋糕和您很相配。”然后他被粉红色糊了一脸,恍惚中听到那位小姐姐骂着“你才和过期蛋糕很配”扬长而去。

 

这并不影响他的快乐。他洗干净脸以后就哼着小调往自己的住处走去,家里还有个小家伙正在嗷嗷待哺呢。

 

只有傻x如安迷修才会真的把精神体当宠物养。——雷狮

 

安迷修被雷狮堵在路上的时候满心想着家里的小宝莉,因此他认为在不和恶党过多废话的同时还要避免引起不必要的争端。但是今天的雷狮似乎心情不佳,他诚恳地认为对方应该好好休息少吃容易上火的烤串,最重要的是不要天天想着干坏事,你看他这脸黑得像银爵说不定就是坏事没有做成倒吃亏害的。

 

“安迷修,你的精神体是什么?”海盗直白地问道。安迷修隐约觉得这句话很熟悉,但今天他真的没有心思在大庭广众下和雷狮吵架然后莫名其妙地各自放精神体在大家面前划水打起来。于是安迷修这次选择不正面回答雷狮:“怎么,为什么突然对在下的宝莉这么感兴趣?”他感到雷狮肉眼可见地一阵恶寒,连继续和他抬杠的心思都没有了。

 

安迷修开动起他并不那么聪明的小脑瓜。雷狮一上来就问他的精神体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因为这次比赛并不像上次迷宫战,每个人都没有隐藏精神体的理由。相反,在大家面前展示强大的精神体还会对其他参赛者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像雷狮这样的人应该不会放过展示自己强大的机会,但是从刚刚开始安迷修根本没有从雷狮身上感受到任何精神体的气息。安迷修突然记起迷宫战里那个专门针对雷狮的雷王星太子,觉得很可能又是他搞的鬼。也许通过改变规则,大赛并没有给雷狮分配到精神体……可恶!骑士想到这里不由得感到愤怒。雷狮虽然坏但他还是个十八岁的孩子啊为什么要这么对他!这是亲哥哥的所作所为吗!眼看雷狮的脸色越来越差,安迷修呆毛抖了抖,更加确信自己的推测。骑士的心里泛起了一丝同情,奈何他双手抱着东西,否则他就要上前拍拍雷狮的肩膀。他语重心长地说:“恶党,我知道大家都有的东西你没有让你感到很不舒服,所以平时坏事别做那么多,下辈子做个好人吧。”他给雷狮留下一个帅气的背影,午后的阳光给安迷修精瘦的身形镀上了一层暖暖的金边,“在下绝对不允许不公平的事情发生,所以雷狮,这一次如果你处于劣势,在下也会为你伸张正义的。”

 

他回头的时候雷狮已经一声不响地消失了。

 

 

02

雷狮不愧为凹凸大赛的大红人,最近凹凸世界的论坛上面讨论雷狮精神体的帖子长期霸占着热度榜,大家对雷狮精神体的猜测从到底是什么动物,到雷狮的精神体会不会就是烤串啤酒所以他其实天天把精神体放在身边但是你们这群弱者就是没有发现,到雷狮为什么不放出精神体从而引发一系列阴谋论的探讨,大家还是没有讨论出个所以然。安迷修坐在酒吧里刷着终端,心里想你们这些人又不了解雷狮,其实大名鼎鼎的大赛第四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精神体,是他那个没良心的大哥吃饱了撑着这次直接整到了雷狮头上。这种时候就到他安迷修出场了,虽然当事人拒绝了他的好意并且在心里翻了一万个白眼,安迷修用呆毛想都能知道。

 

可是啊,他真的不忍心看那个嚣张至极的海盗腹背受敌,露出垂死挣扎的困兽一样的眼神——骑士想想就不忍,那样的表情怎么能出现在那么漂亮那么傲气的一张脸上呢。

 

就算要露出那样的表情也得是在他安迷修面前。察觉到自己刚才那很不骑士道的想法,年轻的骑士猛地一口干了杯中物,然后被呛得不停咳嗽,他沮丧地摸摸发热的耳根,心想这里应该早就红得和熟番茄一样。

 

“真不愧是安迷修啊,连喝口果汁都能被呛成这样……我去你不是醉了吧?”海盗今天不知为什么没有和他的小团体在一起,他的声音听上去很清醒。雷狮发问时尾音总是不自觉上扬,尤其是在找到乐子的时候——具体点说就是遇到安迷修的时候。这雷狮其实是姓曹的吧!听到海盗清越的嗓音,年轻的小骑士觉得自己耳根要烧起来了。

 

安迷修把头埋在臂弯里誓要将自己变成一只发型风骚的鸵鸟,然而他绝望地听见雷狮要了一杯酒在他身边落座了。身边不乏有带着自己的精神体在酒吧穿梭的,千奇百怪的活物随着主人的身形晃动,变幻的灯光和晚间的爵士乐将这里渲染成光怪陆离的场所。时不时有参赛者在大赛第四第五身边驻足,然后窃窃私语地离去。有一只银白色的大尾巴狐狸越过两人身前的酒柜,脚尖轻轻一点,又灵巧地跃进了吧台深处的黑暗中。

 

酒吧的喧闹仿佛成了遥远的背景音乐,安迷修听不真切,只觉得四周很安静。他仍旧没有把头抬起来,因为这几天一直关心着海盗这件事、他想帮助这个恶人渡过这次难关这件事,他还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安迷修,你这几天为什么跟踪我?”雷狮的声音在安迷修头顶炸响。

 

“我不是我没有你绝对看错了我只是随时注意你们这群恶党有没有干坏事而已!”安迷修猛地直起身来,对上雷狮戏谑的眼神,他慌不择路地拿起桌上的饮料一口闷了,随即喉咙里像火一样烧起来。

 

雷狮的笑容更加晦暗不明了。“安迷修,有没有人跟你讲过你很不会说谎?”雷狮伸手将安迷修手中的杯子夺回来,将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安迷修别过脸不去看他。

 

“这几天海盗团狩猎的时候总是有八卦的弱鸡跑过来骚扰。”雷狮坐正并用手肘撑着吧台仰起45°角自顾自说起来,“我没想到堂堂骑士都有这种兴趣哦?哪哪都有你不说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会跟踪?你知不知道你的头发颜色不一样你以为躲在草丛后面装蘑菇我就认不出你?最奇怪的是每次跟踪我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就回去了?我需要你一个解释,安迷修。”海盗目光如炬。

 

啧,我就是担心你怎么了,我就是看不过你大哥整你怎么了!小骑士自暴自弃地死盯着天花板,其实很久之前他安迷修就发现雷狮这个人很不同,在对方三番五次骚扰之下,雷狮愣是撬开了安迷修的心房走进他的世界而且每天都在安迷修的世界里跑来跑去。有段时间安迷修白天和雷狮海盗团打架晚上还要梦见他们的老大,如果没有碰到海盗团他安迷修就会莫名其妙担心起来,永远不缺行动力的他就会出门寻找雷狮的身影为“可能受到海盗团威胁的参赛者”伸张正义,到最后连艾比都放弃治疗表示只要安迷修不把海盗团带回家什么都好说。关于雷狮的信息逐渐在安迷修的脑海里过载,雷狮那条风骚的头巾仿佛要一天25小时一周12天在安迷修脑海里迎风飘扬。骑士的心态终于崩了。

 

“雷狮你果然是没有精神体吧?”安迷修的声音不小,引得周围的人侧耳倾听,雷狮警觉欲要捂住对方的嘴,被后者挥开了手。“你不用狡辩了,”大概是酒精的作用,安迷修的眼里染上了一丝疯狂和孤注一掷,雷狮低低地“哦?”了一声,没想到接下来骑士的破罐破摔快惊掉他的下巴:“我跟踪了你们海盗团那么多天,从来没有看见可以称之为精神体的活物在你身边活动过,战斗的时候你也是采取了和没有精神体的时候同样的技巧,现在不是很流行用精神体对参赛者进行精神攻击吗?如果一个不注意海盗团不在你身边你被别人家的精神体刺激成傻子怎么办啊?被无耻小人影响到然后对着大庭广众大跳迪斯科一世英名毁掉怎么办啊?如果你真的被那个戴着面具和你有仇的人害得生活不能自理,在下又用什么理由讨伐你啊?”

 

“我还怎么喜欢你啊……”骑士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雷狮瞪大了眼睛。

 

“暗恋我就直说啊。”雷狮将已经醉得开始小声倒背骑士道的安迷修护在身后,酒吧里享乐的人群不知何时散了,震耳欲聋的电子乐势要掀翻天花板。他的指尖有电火花安静炸开,雷神之锤在黑暗中显形,直指慢慢逼近过来的大片黑影。

 

“帕洛斯、佩利就位。卡米尔到酒吧后门接应,”雷狮低声告诉别在领子后的耳麦:“我这边有点麻烦,问题不大,原计划进行。”那边卡米尔还想说什么,被雷狮掐断了通讯。

 

 

03

“怎么了?”安迷修清醒了一些,海盗用胳膊将安迷修挡在自己的后背和吧台之间,骑士透过海盗头子的肩膀发现正在逼近过来的黑压压的人群。“流焱,凝晶。”他闭起眼深吸一口气,召唤出双剑,他转身背靠着雷狮,双剑在胸前交叉谨慎地观察着正在缩小的包围圈。来人都着一身长袍,在黑暗中看不清晰;面容被诡异的面具遮挡住。“看来大赛第四第五没有精神体的传闻是真的。”为首的一个黑袍子缓缓开口,“大赛的强者啊,终于要体会到这场比赛的不公了吗?从比赛顶端跌到谷底的感觉,我们马上让你们体验一下。”

 

“安迷修你是怎么回事?”海盗听出了话语里的不同寻常之处。

 

“宝莉是治愈系的拿出来晃没什么用。”安迷修低声说,他还没有完全酒醒。“你怎么办?”他把手里的剑紧了紧。

 

回答他的是一阵笑声。雷狮笑得毛骨悚然,包围着他的人不由得后退了一步。“嘁,死到临头还嘴硬。”黑袍子男人紧紧盯着笑得直不起腰的海盗,一只接近透明的银狐在他脚边显形,他的身后各式各样的精神体在主人身边凭空出现。“大赛的第四和第五啊,来体验什么叫生不如死!”为首的黑衣人手一挥,所有的动物向包围圈的中心冲去如万箭齐发,霎时间一片刺眼的白光映入安迷修的眼帘,他产生了剧烈的耳鸣,骑士尝试着闭上眼睛,他看到了爆闪着的高饱和度扭曲图像,有粘腻的触感攀上了安迷修的手脚,转瞬之间变成令人麻痹的刺痛,安迷修感觉自己像失了舵的船一样在感官的浪潮中漂流……

 

“谁给你的勇气说我没有精神体了?安迷修吗?”雷狮的声音穿过了激流将安迷修的心神稳住,令人不适的、过载的感觉退潮一样消失了,只见海盗头子双手前伸,在他手指指向的地方,一个星形物正在急速膨胀,所有由精神体化成的幻象都被挡在了那个庞然大物身后,不时有奄奄一息的动物被击落在脚边。然后星形物开始急速自转,以摧枯拉朽之势破坏了酒吧的家具、地板,掀起天花,上面还带着闪的吊灯和袍子们一起被狠狠抛向高空。

 

“还真符合你的暴力美学啊。”安迷修挥剑杀出一条血路,雷狮抵着他的后背一步步跟着走。“可是这个又大又恶心的是什么东西啊!”酒吧里的音响还在顽强地播放着音乐,歌里有节奏的鼓点和拍手声诉说着今夜的荒诞。

 

随着恶犬和白蛇破门而入,雷狮转身拉住安迷修的手臂跑出酒吧。他们将一团混乱抛在身后,疯了似的笑着跑了很远很远,直到前面变成悬崖,他们才停下脚步。雷狮大字型躺在光滑的岩石表面上,他惬意的伸伸懒腰,眼里盛满漫天星辰,恍如无忧无虑的少年人。“今夜月色真美。”他由衷地赞叹道。

 

雷狮突然眼前一黑,一坨湿嗒嗒、寒凉并且带有粘腻触感的东西糊上了海盗的脸,雷狮还能感觉到这东西在缓缓蠕动,他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那个黏乎乎的东西好像还有触手,它还在呼吸,细小的气流透过那东西打在雷狮的皮肤上。

 

下一秒黑暗就消失了,安迷修放大的脸出现在雷狮面前,骑士翠绿色的眼眸一片清明,眼里是藏不住的笑意。他手里提着雷狮的海星,那只恶心东西象征性地蠕动一下就乖乖耷拉在安迷修手里。“我好像明白了……”安迷修甩开海星,肩膀不自然地耸动起来,“雷狮海盗团的团长……精神体是海星……噗哈哈哈哈还和他脑门上的星星长得一样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唔”

 

雷狮选择用嘴制止这个聒噪的傻子。他咬了一下对方的嘴唇,威胁道:“你继续说下去,小心我将今晚上酒吧里你说的话在凹凸大厅功放,我录音了。”安迷修还没有从震惊的余韵中回过神来,他投过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算了,你个傻子。”雷狮圈着安迷修的脖颈平躺下来,他笑着咬了咬骑士的鼻尖,骑士的脸很烫很烫,汗湿的软发耷拉下来,搔得雷狮得颈窝有点痒。

 

他凑到骑士红得滴血的耳边,“你说你不会再找我的麻烦并且愿意给我和海盗团做一日三餐服侍我们生活起居每周两次带佩利散步以及,”雷狮喘着粗气,得意地说:“你喜欢我喜欢得不得了。”

 

04

“所以安迷修,你的精神体到底是什么动物?”

“安迷修,海马不是马。”

 

 

END

 

我是沙雕,请用评论砸醒我

 

又到了说骚话的时候了呢

我流的旧设安就是黑安了,简介里说他为了给师父报仇而走向赛场,只为了找到自己的师兄惑,并且坚信自己的那一套正义的法则。
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骑士八美德里有怜悯一词,可以解释为对敌人的宽容。如果旧设安找到惑是为了还师父一个迟来的正义的话,我相信他不会仅仅是来找惑喝茶打牌顺便问问为什么杀了师父的。

师父教会师兄骑士精神,然后被后者杀死。我想旧安在骨子里就不相信师父那一套,他要当骑士精神的修订者or挑战者,所以就有了自己那一套正义法则,并且用它走到了大赛顶层。所以旧安是叛逆的,说不定比雷总还叛逆,因为他固执。

骑士从一开始就带有杀心,他目的明确,有理由相信在旧安眼里什么骑士精神都要给复仇让路。

因为有了仇恨和杀意,我流的旧安不像骑士,更像是披着骑士精神外衣的杀手,不好惹的。比现设安凶多了。

所以大家安布安了解一下(划掉